首页>> 都市言情>> 无敌属性超人的副本诸天 >> 第845章 a00851 睥睨大唐226

第845章 a00851 睥睨大唐226(1 / 2)

作者:燚度新势力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焱飞煌神情越发凝重,那日他还以为毕玄修为远比祝玉妍和宁道奇差,现今才明白原来是毕玄刻意隐藏实力。他这第一招已显示出其大宗师级的修为,威力惊人的“炎阳大法”以他为核心生出的气场,可模拟出种种影响战场变化的气流,比如眼下,气场就在强烈拉扯着焱飞煌,仿佛要他自己送上门中招似的。

焱飞煌心如止水,衣衫没有丝毫舞动迹象,反是长发开始逆向飞舞,可见他自身所发出的气场完全不受对手影响。接着长剑无声无息出鞘,高高举起,手腕翻转间,连续划出一个又一个优美的气环,一环接一环,十几个气环连成一个优美的圆形。

观战者无一例外的目瞪口呆。

连其中修为只能算一般的尹德妃都可以清楚地看清楚他的每一个动作,可就在他完成了整部浩大的“工程”后,毕玄那似缓实快、疾若奔雷的一招竟还没轰到他身上。

“轰!”

人影乍合倏分。

众人再度陷身“炎阳大法”那干涸、炎热、沙漠般没有任何生气的气场内,可见毕玄气势收放自如。待到看清楚时,似风暴中永远屹立不倒的崇山峻岳般的毕玄已在焱飞煌刚刚所站位置前五尺,双拳前轰。

焱飞煌好似消失掉,天地间再无他物,只余一对带着可煮铁焚金热浪的铁拳。

蓦地,虚空中刺出一剑。

这一剑没有带起任何风声,但即使是观战者都感觉到这一剑无人可挡。

焱飞煌的真气全蓄藏于剑内,包括他全心全灵的力量,天地人三界结合后的精、神、气。

“砰!”

劲气交击,发出闷雷般爆破使人胆颤心寒的激响。

望向战圈中心,绝大部分人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太极夜宴已结束。

时近戌时末。

御书房。

唐皇李渊正襟危坐,三子一女坐在他对面。

房内气氛稍显沉闷,不知过了多久,李渊方长叹了口气,仿佛对子女门诉说,有好象自言自语地喃喃道:“焱飞煌此人到底是怎么个来头?大明圣尊、四大圣僧、毕玄都不是其对手,朕的知交颜兄和保护了朕几十年的神秘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朕真的怀疑他是否可挡得住千军万马?”

本已彻底哑火的李元吉惊讶道:“父皇的神秘高手都……”

席风很久以前就暗中投靠李渊,除了李渊外,没人见过他在宫内的真面目,连与他合作的李元吉被蒙在鼓里还浑然不觉。

想到毕玄被焱飞煌打到躺在地上起不来时脸色煞白的恐怖情景,李建成打了个冷颤,口中却道:“父皇太过担忧了,要知人力有尽时,只要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就不可能挡得住大批军队。”

李世民苦笑一声,叹道:“谁能想到焱飞煌的口才恁的了得?王大儒、师古叔等人两句话不出就被他说到张口结舌。”

文武比试过后,李唐溃不成军,不但如此,还使得焱飞煌借机在太极殿上大肆发表个人政见,后面更是先后大败高丽大酋盖苏文和草原的精神象征“武尊”毕玄,为中原人争了一口气,声势飞涨至极点。

这一切与始作俑者李渊的本意完全相反,他此刻亦只能徒叹人算不如天算,莫非焱飞煌是上天派来与我大唐作对的?

李元吉恨声道:“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去吗?这样危险的人,多留一天都是个祸害!”

他这话引起李渊几父子的共鸣,以焱飞煌的本事,若想暗杀李唐高层,甚至李渊,可以说是轻而易举,这如何教李渊能放心得下去?

李建成面色阴冷,道:“如今杨公宝库已空,我猜应该是装入他手上那古怪的手镯里了。若不把他请来长安,宝库一定会被孩儿查到。”

他又开始针对李世民,李世民只有无奈苦笑,不敢答话李渊断然道:“宝库的事休要再提,我们探子说焱飞煌已为洛阳投入几百万两黄金,足抵数个宝库,我大唐既得富饶的巴蜀支持,小小宝库还不放在眼里,争天下岂是仅靠财力便可做到的?是了,裴卿之事,元吉有什么消息?”

李元吉摇头道:“孩儿宴会后又去了趟寂叔的府邸,他家里人说昨日晚间他独自外出,没人敢多过问,又以为他是公务在身,之后就一点消息都没有了。”

顿了一顿,他失声道:“会否被焱飞煌给暗中害死了?”

眼看父兄几人对焱飞煌越发忌惮,已到了谈虎色变的地步,微垂螓首,一言不发,数日从未出过闺房,连新年夜宴都未参加的李秀宁苍白的玉容上露出一丝枯涩的笑意,头垂得更深。

李渊沉吟道:“此事确有可能,但可能性极低,裴卿与焱飞煌没有任何仇怨,焱飞煌虽是嚣张,行事风格却不下作,好了,秀宁留下,你们出去吧,定要仔细备战,不要再理焱飞煌了。”

他实是怕自己的儿子再犯蠢,间接去为焱飞煌造势。

李建成三兄弟起身施礼告退,李元吉与李渊交换了一个彼此心领神会的眼神,才转身去了。

房内只剩父女二人时,李渊油然道:“秀宁的心是否已属焱飞煌?”

李秀宁轻轻摇头,低声道:“秀宁从未做过对不起家族之事,每次做事都是从家族利益去考虑的。”

她的话都属事实,话语里却偏给人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李渊是过来人,加上知女莫若父,他苦笑了笑道:“秀宁心思,为父岂会不知,朕知道秀宁很矛盾,可你也该明白我们和焱飞煌,只有一方能够存活,活着的一方可得天下,另一方却只能以家破人亡收场,长痛不如短痛,秀宁做个选择吧,无论你选哪一方,朕都以一个父亲的身份理解你,支持你。”

大唐公主娇躯剧颤,两串在灯火下反射晶莹光芒的泪珠滑落到她苍白的玉手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